刘海龙:谣言不死?它可能是乏味朋友圈中的权威想象 | 探寻

发布时间:2016-8-29 11:04:26 编辑:社会奇闻 浏览:

刘海龙:谣言不死?它可能是乏味朋友圈中的权威想象 | 探寻

作者:刘海龙,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为什么朋友圈总是谣言满天飞?如果用一句话回答:人际传播和社交从来就是谣言的温床。套句恶俗的流行语:无谣言,不社交。

何为谣言?

在中国的语境下讨论谣言,最大陷阱是概念界定问题。何为谣言?如果回到几十万年前,政府和类似大众传播的社会体制尚未建立,人类传播的内容主要就是家长里短,敌对部落的劣迹和本部落新任首领的打猎纪录,既是政治、商业信息和新闻,也是谣言,它们和谐共存。但是随着正式机构的建立,非官方发布的信息便成为谣言。如果统治者还算谦逊,会派使者到民间去“采谣”,以体察民意;如果不高兴,就会斥为“谣谶惑众”,人头落地。如此,谣言就成为了一个官方(不限于政府)控制社会信息系统的工具:只听我的,别相信别人。

大众传媒建立之初,人手不足,“包打听”提供的街谈巷议、政治内幕和奇闻逸事是主要内容,谣言和新闻是难兄难弟,都不遭官方待见,中外皆然。随着以大众传媒为代表的专门的信息传播机构演化为赚钱工具,变得越来越“专业化”,为了给信息标价,把免费的口头传播同高质量的新闻切割开,谣言又被定义为未经专业新闻机构核实的信息。

还有一类谣言则更加琐碎,来自于地位平等的普通人之间的飞短流长,在同一事件上相互矛盾的不同版本。谣言不是谎言,谎言有明确的源头,有可以辨识的主观恶意,但是谣言来自于不确定的他人,缺乏清晰的源头与意图。这类谣言主要用于群体的社会控制,目的是惩罚那些不遵守群体规范的个体或群体。此种谣言更难以消除,原因在于谣言所涉及的对象并没有绝对的话语权给对方贴上谣言的标签。

按照常识,谣言止于真相,真相可以对抗权力了?然而多数谣言并不一定会随着真相的呈现而消失,谣言有其独特的信任机制,会狡猾地逃避真相的追捕。例如“赵薇能控制互联网言论”的谣言就把所有否定这一判断的言论都视为控制的证据,这和阴谋论的逻辑如出一辙。

因此,从历史来看,谣言就是一个权力话语,它取决于谁最终有权力将某些信息确定为谣言。谣言是最古老的媒体,却是被官方和主流排斥的他者,一个没有利用价值、被进化的信息车轮甩下车的剩余物。它之所以被排斥,主要原因在于它具有难以控制的草根野性。用法国谣言研究者卡普费雷的话来说:谣言是人民的第一自由广播电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没有互联网)。

日常语言中的“谣言”带有贬义色彩,这种感情褒贬本身也是权力的产物。研究者一般愿意把“谣言”理解为一个中性的群体传播现象,就像

本文地址: http://www.shidai8.com/137058.html

本文标题: 刘海龙:谣言不死?它可能是乏味朋友圈中的权威想象 | 探寻

郑重声明: 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我站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
    猜您喜欢
热点焦点 娱乐 军事 法律 美女 游戏 育儿 百科 汽车 体育 笑话 两性 情感 奇闻 手机 科技 健康 电视电影
时代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05068425号-1 联系QQ:397952723 删除文章邮箱:397952723@qq.com 苏ICP备05068425号-1